安徽25选5开奖走势图表

慢新聞 | 給你從未見過的釣魚城

2019-05-15 16:33:00
轉貼:
華龍網

釣魚城猶如巨大的石頭城,傾倒了七百多年的歷史,從來都不差國際范兒,從來也不缺注視的目光。如今它在邁向世界新舞臺(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路上,它不能總那么素顏,那么堅硬地裸露著。石頭城需要嶄新出場,哪怕有絢爛的霓裳,——或真實的,或想象的。考古學家、作家、藝術家相繼趕到重慶合川,開始“裁裁剪剪”。他們要給我們一個從未見過的釣魚城。

日前,“釣魚城中國名家筆會”在合川召開,來自國內的50余位名家采風釣魚城,探討釣魚城,朗誦釣魚城。夏日長風,石頭尖棱,他們為釣魚城裁剪美麗外衣。

1.采風釣魚城

釣魚城傲然于嘉陵江畔,直出風塵,雄蒼、悲壯,充滿英雄氣概,令人震驚,具有一切硬漢的特質。它不是一位粗狂、魯莽的硬漢,不是。它的一間房子、一條水溝、一根柱子、一個水池、一扇門、一道墻都有大講究,很高的技術含量。釣魚城不止戰場,亦為科技場、文化場、生活場。

這是因為范家堰遺址的奇跡。

范家堰遺址隱藏在釣魚城山體的一個山坳中,背靠高山,前臨懸崖,易守難攻。考古專家袁東山帶領的團隊在這里干了十幾年。考古發掘工作還未結束,印有“重慶考古”四字的膠帶圍在四周。到處是石頭,石頭的路、石頭的臺階、石頭的水溝、石頭的門、石頭的高墻……石頭壓著石頭,層層疊疊,歷史就像壓在石頭上的一本圖片集。這些堆積的石頭帶著700多年前的鮮血,帶著漫長的戰火,從四米深的地下重回地面,在初夏的陽光下,遠遠望去,石頭黝黑的表面好像閃爍著不可名狀的微火,那是不死的精神之光。

他們挖掘出了炮彈殘片(一個特別驚人的發現),檢測初驗,這是由白口鑄鐵做成的鐵雷——最早的炸彈,加之2005年出土的80余片爆炸過的鐵雷彈片,這說明釣魚城在“世界軍事史上最早使用爆炸性武器”(蒙哥很可能就是被炸死的)。

中國發明了火藥,發明了鞭炮,然后把包裹炸藥的紙換成鐵——發明了炸彈。“36年守城攻城,雙方采用了不少當時最尖端的科技。”袁東山對前來采風的詩人說,這一發現讓我們可以更準確地講述釣魚城之戰。

他們發掘出廂房、儀門、排水溝、水池、庫房……范家堰遺址作為軍事指揮中心,輪廓初現;他們找到當年的亭臺、庭院、精美的瓷器和象棋,戰時的生活場景逐漸清晰,詩人們驚詫于宋人的氣定神閑,兵臨城下了還悠閑下棋。

袁東山說,這些發現將改變人們對釣魚城的想象,也“為世人一寸一寸還原古戰場的場景”創造了條件,“接下來幾年,我們將實物再現當年的軍事場景、生活場景,屆時,人們來釣魚城看到的真的是一座城。”

釣魚城不只是戰火,還有科技、生活、文化;不只是悲壯的死亡,還有夢想與希望,人性與情感。

再現釣魚城,了不起的工程。過去,釣魚城研究大多囿于史料,缺乏考古實證支撐。袁東山的工作扭轉了這一困境,解開了當年如何布局防御體系、兩軍如何攻防等謎團,更為重要的是把地下之城變為地上之城,讓歷史之城變為現實之城。

2.研討釣魚城

如果說,袁東山再現真實的釣魚城,那么趙曉夢是在建構一座想象的釣魚城。詩人趙曉夢帶著他的新作《釣魚城》參加“釣魚城中國名家筆會”。

歷史的意象順著石壁爬上來,穿過城墻,從一道門到另一道門,走過了七個多世紀。時間的陰影在亮光下晃動,釣魚城是永恒的話題,從這里經過的人在不斷編織故事。

從歷史到現實,往往需要詩歌這座橋。釣魚城需要大詩,長詩。5月11日下午,《釣魚城》長詩單行本首發式暨研討會在重慶師范大學涉外商貿學院圖書館舉行。

趙曉夢在釣魚城下出生長大。“當年宋蒙兩軍交戰的’三槽山黑石峽’就在我家門口的龍洞沱瀝鼻峽。”他可以離開家鄉,但他無法離開釣魚城。

1300行詩句,這是對釣魚城最長的一次詠歌。“我寫釣魚城,不是去重構歷史,也不是去解讀歷史。我要做的,就是跟隨歷史的當事人,見證正在發生的歷史。”趙曉夢說。

他將筆觸聚焦于攻城者、守城者和開城者,選取蒙哥、出卑三、汪德臣、余玠、王堅、張玨、王立、熊耳夫人、李德輝九個代表人物,以他們的名義說話。“我想以詩歌的名義,去分擔歷史緊要關頭,那些人的掙扎、痛苦、糾結、恐懼、無助、不安、坦然和勇敢,試圖用語言貼近他們的心跳、呼吸和喜怒哀樂;感受他們的真實存在,與他們同步同行。”

著名詩人、中國作協副主席吉狄馬加說,趙曉夢是一個有大愛的詩人,他為我們創造了另一個世界,“讓現實中的釣魚城成為了一則新的神話”。

著名詩評家呂進在為《釣魚城》所作的序中寫道:“尋找人性的復雜與美,探索人的內心世界的沖突與期盼,這是詩人回望歷史時感興趣的天地……這首長卷的’石頭’和’魚’的意象值得留意,給全詩增添了簡約性和生動性,給讀者帶來想象的空間的遼闊。”

石頭會保持記憶,樹木會呼吸地下的亡靈們呼吸的氣體。精神的生命在石頭和樹木中傳遞。釣魚城像一個永恒的春天,蘊含著一股磅礴的生命力量。站在高大的城墻邊,你會感到你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托起。如何表現這種力量?西南大學文學院院長王本朝說:“《釣魚城》既是一首長詩,也是一首精神、靈魂、情感和歷史的大詩。”

著名詩人、原《詩刊》《星星》主編葉延濱說,趙曉夢用自己的心血對家鄉最值得驕傲的文化史,獻上了“紀念碑式的”篇章。歷史的記憶需要不斷書寫,正如“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釣魚城需要更多的《釣魚城》。

釣魚城帶給詩人們的震撼越強,他們越覺得《釣魚城》有價值。恢宏的歷史需要史詩,時代呼喚長詩。吉狄馬加最后說,釣魚城名揚天下,漫長的文明史、豐富的文化遺產都為今天寫作長詩提供了很好的素材和內容。

3.朗誦釣魚城

幽美的重慶師范大學涉外商貿學院生機盎然,漫步這年輕的校園,我感到天空都是年輕的。5月11日晚,“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江山如畫——中國名家釣魚城詩歌朗誦會”在校園舉行。

夜幕降臨時,釣魚城的剪影好像慢慢投射在空中。江風從嘉陵江北岸飄來,從校園高大的榕樹上落下。學生們已坐在圖書館。

朗誦是一種聲音,一種氣流沖擊的結果。其實質在于傳達精神的意象、存在的力量。趙曉夢朗誦了《釣魚城》片段,詩歌評論家唐曉渡朗誦了《五月的薔薇》,詩人李海洲帶來《寫給同袍的遠行詩》……最后商貿學院的學生們朗誦了何其芳的《我為少男少女歌唱》、吉狄馬加的《大河——獻給黃河》等作品。

釣魚城的剪影從空中緩緩褪去,大地沉睡了,歷史在沉睡中蘇醒,從采風釣魚城到研討《釣魚城》再到朗誦“釣魚城”,重新發現歷史的生命是我們應為之事。

安徽25选5开奖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