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25选5开奖走势图表

余芹:我不信那個騙人的“女神”了

2018-04-13 15:24:00
轉貼:
中國反邪教網

我是個苦命的女人,家住江西省安義縣鼎湖鎮,因為我憧憬美麗幸福的第一次婚姻失敗,給我留下了巨大陰影。第二次婚姻是那么幸福可又那么短暫,心愛的丈夫撒手一家老小永遠離開了人間,給我留下了巨大的痛苦;我也是個可恨的女人,自從信奉了“女基督”,我拋家棄子,把我的整個身心都交給了女神,為此,可憐的老父親無奈地向公安機關舉報;我更是個幸運的女人,因為我得到了社會各界的教育、關心、幫助,徹底地清醒過來,不再信害人的女神。

 乞求“女基督”保護,羈押8個月我沒說一句話。

2014年9月,父親在制止我信“全能神”無效的情況下,向政府舉報,警察在我家中查獲了邪教“全能神”資料幾百冊,包括《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全能神你真好》等書籍、視頻,我們教會點信徒們吃喝神話的各種心得筆記等。我被關在看守所里,忍受著孤獨、寂寞的煎熬。我想,這是“大紅龍”對我的懲罰,更是女神對我的考驗,我越痛苦,越能對神發出真實的愛,就越能得到神的拯救。我的父母、兄弟姐妹來看我、勸我,我不聽,因為他們不信神,他們是魔;社會志愿者來見我,我不理睬,他們是“大紅龍”派來的。我堅信,這些不信女神的“魔”,遲早會受到懲罰,我一定會得到女神的青睞,到天上享受榮華富貴。關在看守所8個多月,我沒開口說一句話。

真情愛心融堅冰

 

余芹談到“全能神”給家人的傷害痛苦流涕

剛進監獄,我整天繃著臉,不愿與其她人交流。女監干警對我非常關心,不僅伙食比在家里好得多,還經常問寒問暖,找我談心,但我心里只有女神,把關心幫助我的人當作敵人,時刻提防著,不說一句話。到女監不到一個月,縣政府安排我的老母親來看望我,希望通過母女親情敲開我的心扉,融化枷鎖在我身上的“全能神”堅冰,但我只信女神不信親情,我和母親沒有任何實質性的交流。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雖然我在監獄仍然癡迷“全能神”,但工作人員不離不棄,仍舊非常關心我,我對她們的敵意漸漸消除。2016年4月21日,女監干警到我老家進行家訪。第二天,當從手機中看到孩子臟亂不堪、洗臉的毛巾黑不溜秋時,我潸然淚下,主動詢問起小孩的生活情況。工作人員說,我的父母要照看哥哥的兩個小孩,他們年齡太大身體不好,沒法顧及我那3個孩子;婆家因家婆腿摔斷,長期臥床生活難以自理,家公年歲已高,所以我的小孩基本無人看管,特別是最小的那個,由于太調皮無人看守,為防發生意外,被公婆圈守在家中。

當地政府出面,多次做我父母和哥嫂工作,請家人拉我一把,幫我照看幾個小孩。當得知父母把哥哥的倆個孩子送走,專門騰出手來照看我的小孩時,我真是無比激動、無比興奮,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親情曖人心,轉化定決心。2016年7月26日,監獄開展親情活動,反邪教志愿者把我的母親和三個小孩送到監獄。看到自己的小孩在家人的照料下身體圓潤結實,我打心底里高興;看到自己的母親消瘦憔悴,我感到非常愧疚。母親說,政府解決了3個孩子的低保,開學時反邪教志愿者王輝給他們買了書包和學習用品,每到節日就會來看孩子,這次也是他開私家車把我們送過來的。

晚上,我輾轉反側,久久不能入睡。想想我信女神的經歷,2年來,我得到了什么?我把老公的死亡賠償金獻給了女神,把我的身心全部交給了女神,只得到女神的海市蜃樓般的許諾,可女神的面未曾見過。我又失去了什么?作為母親沒有盡到照顧孩子的職責,作為女兒沒有盡到孝敬老人的義務,留給親人們的是痛苦、傷害和悲劇。我連基本的人都未做到,怎么能到天上做神?我連續失眠一個多星期,閉眼就是孩子、母親、女神,連續做惡夢。干警找我徹夜長談,分析“全能神”騙人的本質,對我的家庭和個人的危害。我認真地聽著,不斷地點頭表示同意。是啊,“全能神”就是一個騙人的東西,2年來我都是被她蒙騙。聽說拉我信女神的老大姐也死了,看來信女神就是一條不歸路。

春風曖人引歸途


轉化后的余芹與反邪教志愿者談笑風生

“王大哥,您那么忙,今天又來探望我。”我含著淚花說:“聽到您的聲音就像聽到親人的聲音,看到您就像看到了親人。” 2016年12月27日,王輝大哥又到女監來看我,這是他帶著自己的愛人第5次驅車70余公里來看我了。王輝大哥握著我的手說:“你小孩在家里有你父母照看,我隔段時間去看望你父母和小孩,你在這里要認真改造,爭取早日回歸社會,早日回家,好好培養教育幾個小孩。”我點點頭非常堅定地回答道:“我不再信那個騙人的女神了”。

安徽25选5开奖走势图表